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3月30日,一只小鹰隼的“家”来了个“不速之客”。它的“家”离地面40多米,相当于10层楼高,这个陌生人是特地爬上去“拜访”的。不过,说他是客人,其实更像主人。他把鸟巢里里外外清理干净,巢中的几根布条也收拾得整整齐齐。最后,他摸了摸鸟巢,感觉很结实,这才放心地爬下来。

这位“不速之客”叫蔡六一,是国家电网潍坊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技术员,也是电网线路的守护者。为住在高压电塔上的鸟儿打扫“房间”、清扫“垃圾”,是他和同事从春天一直要持续到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。春季是鸟类筑巢的高峰时期,日前,记者跟随鸟儿家的“清洁钟点工”到寒亭巡线,体验他们是怎样工作的。

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为防止鸟巢引发短路,常与“钉子户”进行“拉锯战”

3月30日,记者跟随国家电网潍坊供电公司的输电运维人员,来到潍寒线进行日常巡线。走到2号铁塔时,号称班组“千里眼”的蔡六一突然发现铁塔线路开关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。“是鸟窝!”经验丰富的董骅辉一眼就辨认出“黑团子”。

蔡六一告诉记者,该鸟窝是这里的“钉子户”,同事们就给它取名叫“黑团子”。“鸟类筑巢常常认准一个地方,今天迁走,明天又来。我们清除后,鸟儿又会搭上去,就像是双方进行拉锯战。这场‘人鸟大战’一直需要持续到5月底才能结束。”蔡六一说。

说话的间隙,董骅辉已佩戴好安全绳索,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后开始准备爬上输电塔进行鸟巢清理作业。“噌噌噌”不到2分钟的功夫,他便到达了高压塔上的第一处横杆,谨慎地将鸟窝底部轻轻挑起,再从上空小心翼翼端起鸟窝,很快鸟窝被完整地摘了下来。

在市民看来活泼可爱的鸟儿是人类的朋友,需要人们悉心爱护和用心保护,但在这些输电运维工人的眼里,这些鸟窝却是架空线路的重要危害之一。

“每个高压铁塔都有很多绝缘子串,绝缘子串下方就是高压电线。因绝缘子串附近斜材交叉,成为鸟儿‘安家落户’的理想场所。”蔡六一告诉记者,草、树枝、铁丝等都是鸟类筑巢的材料,当铁丝或潮湿的草、树枝直接搭在绝缘子串下方的高压线上,一旦遇到阴雨和潮湿天气,这些树枝等材料就会成为电导体,导致线路跳闸造成电网故障。此外,鸟在鸟窝“吃喝拉撒”时,食物、粪便洒落在绝缘子串上,同样会导致电网故障。

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俗话说:“劝君莫打三春鸟,劝君莫捕三春鱼”。那么,他们是怎样做到既要保护线路,又要爱鸟的呢?

“除非鸟巢已经严重影响电网安全,否则不会被轻易清除。”蔡六一告诉记者,如果登塔后发现鸟巢中有幼鸟或者鸟蛋,他们会将鸟巢完好转移到附近的树木上面,合理安置,清理后的杆塔上也会及时安装驱鸟器。

“此外,为确保护线、爱鸟两不误,我们在日常巡线中还会全面排查梳理鸟巢分布具体位置,加强人员巡视,实行‘动态跟踪’管理,详细掌握鸟窝分布状态,根据危害分级开展周期特巡,最大限度地避免鸟害威胁供电线路的安全运行。”蔡六一说。

胆识过人、体力好,40多米高的输电铁塔是他们最寻常的作业地点

今年35岁的蔡六一已经在供电段工作了12个年头,已记不清巡线过多少次输电铁塔,但回想起第一次高空作业,他仍记忆犹新。“与带着脚扣爬圆柱形的电线竿不同,爬这样的铁塔,得靠手抓着横七竖八的槽钢发力,难度大得多。记得第一次进行现场作业是2007年的7月,那时候工作还不到一年,当时因为害怕,登塔时手就抓得特别牢。越往上,这个横梁就越烫,带着手套都受不了。可还是得抓着,就爬一会,停下来,吹下手,再继续往上爬,40多米的高压铁塔我休息了三次才爬到顶。”蔡六一说。

“脚踩1厘米宽的支架,手抓5厘米宽的横梁,腰间一绳,高空作业不仅要有胆识,还要有体力。”蔡六一告诉记者,高空作业需要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,除了在攀爬铁塔的横梁时需要的下肢力量外,腰部的核心力量也要好。“攀爬时要靠安全带借力,特别是冬天外出作业的时候,怕不灵活,即使天气寒冷也不敢穿太多,所以每次作业结束后,腰上都会被勒出一条特别明显的红印子,要好几天才能恢复。”

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蔡六一告诉记者,要想做好输电运维这个工作,还得上阵实战。“记得有一次爬上塔顶清除一处鸟巢,右手与高压铁塔的钢架之间瞬间产生了一道耀眼的电光弧,考虑到电路运行安全,这时候什么也顾不上想,没有一刻迟疑,我迅速抓牢了钢架。那是从未有过的体验,手上甚至是整条胳膊上犹如无数根小针在扎,感觉头发被人使劲儿在拔,耳朵里嗡嗡作响。那次为小鸟‘乔迁’真不轻松,为防止惊吓雏鸟,清除时一再小心翼翼,但没想到遇上的这只小鸟‘不理解’,护犊心切,身上被啄几下,不过这也是常事。”

采访中,蔡六一还向记者展示了他们随身携带的蛇药、红花油。“巡线路上还经常会碰到毒蛇,这对于我们而言是要格外小心的。所以走山路时手里常拿着一根粗粗的棍子,除了可以探路外,还能吓跑灌木丛中藏着的蛇或者其他小动物。”蔡六一说。

爬上40米高空,给鸟儿当“钟点工”——本报记者体验电力运维人员高塔清理鸟巢

不止要拆除鸟巢,还要对输电线路的运行情况进行巡视、清除异物等

蔡六一告诉记者,作为输电线路运维人员,清除鸟窝只是他们日常巡线工作的一部分。“我们还要对输电线路运行维护、清除高压电线异物、防止外力破坏等。”

潍坊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承担着我市9个县市区3234公里35-220KV输电线路的运维、防护、检修等工作,同时还承担了40条共计1900公里过境超、特高压线路(500KV、±660KV、±800KV、1000KV)的属地防护工作。“在平原地区巡线还容易一些,不用翻悬崖峭壁,南部地区山多,巡线的难度也就大得多。对我们来说,一天走几十公里根本不算什么,很多明明看着直线距离只有

两三百米的输电铁塔,想要走到却并不容易。两座铁塔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过三四百米,但是巡线工实际走的路可能有一二千米,遇山爬山,遇水涉水,有时候从一座塔走到另一座塔要走两个小时。”蔡六一说。

“夏季山区雷雨、大风恶劣天气较多,为防止山体滑坡,或山区树木过高生长影响输电线路正常运行,我们必须仔细检查输电铁塔的基地是否有松动,螺丝是不是拧紧了,用望远镜看塔顶的小配件有没有丢失。”蔡六一告诉记者,这些小细节不到铁塔跟前根本无法观察到。

“2017年,我们引入了一套激光除异物设备,通过激光就能把防尘网烧断,2小时内清除异物,而且不会损伤导线。”输电运检室工作人员介绍,以前遇到类似情况都得临时停电,现在更加方便和安全。

十几年坚守输电运维一线,蔡六一和同事们常年穿梭在崇山峻岭间,经受风吹日晒,遇上紧急抢修,即使是逢年过节,也必须立即投入到工作现场。“漫漫巡线路虽然充满千辛万苦,但我们的付出能使输电线路更安全,能给用户输送优质电能,让他们用上舒心电,再辛苦也值了!”蔡六一说。

本报记者 刘倩 通讯员 张凯翔 )

体验感言——

如果说电力系统是一台机器,那么输电运维工人便是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,平凡却又关键。

顶风雨、斗酷暑,战冰雪,迎着朝露出发,披着星月而归。他们把青春和汗水挥洒在平凡的岗位上,无论是山花烂漫的阳春,硕果满枝的金秋;还是烈日如火的炎夏,滴水成冰的严冬,数年如一日,不停地奔走在有铁塔银线的高山上,艰难跋涉在群山丛林中,用脚步丈量大山的高度,用无悔的执着扞卫电网的安全。让我们向这些守护万家灯火的电力一线工人致敬!

加入我们

热门文章